⬇️然而普里莫•莱维在那本著名的《被淹没的和被拯救的》里面提到过(大概是第四五章的样子?),当自己在集中营里面对压迫者们用德语疯狂输出的倾轧时,就已经对所谓的语言的纯洁性和美学意义之类的东西丧失希望了,无论多么美妙的语言也有沦落为暴虐的凶器之时。无独有偶,索尔仁尼琴也曾写过,对付知识分子最有效的武器,反倒是言语上的羞辱和扇在脸上响亮有力的耳光。因为它们伤害虽然不大,但是足以瓦解知识分子们自视甚重的人格与精神。他们都经受过来自曾经信仰的语言的背刺,但是都没有选择沉默。respect

眼睛很痛,把一具枯骨轻缓放入,分裂、消失…The last of the last particles,Divisible invisible……

老人,老人,老人,老人,小孩,老,白色的皮,黑的毛闪闪发亮,进食障碍导致器官衰竭,必须!马上!题字刻进颈椎里面!⚠又是我害了我……

无意义是方正,喝醉带人的条...把梦想的仇驱逐,是公正!。。,你在听吗………?

买不拉花咖啡往上面转冰淇淋条,撒奥利奥碎插片柠檬,朗姆巴佩完成!


Monado已开设捐助渠道,希望大家支持:
blog.monado.ren/finance/donate

关于捐助回报: 我们会在力所能力的范围内尽可能的回馈大家,目前已经有了一两个有趣的想法,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可以在这条嘟文下留言哦

Monado

Monado 是一个以任天堂为主、面向全平台游戏的、非营利性的中文向社区。在这里,你可以畅所欲言一切和游戏有关的东西,包括但不限于游戏日常、心得、感想、同人等;当然,吐槽自己的生活也完全没有问题。请在遵守所在国家或者地区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自由的使用。

捐助我们

规则对 Mastodon 实例来说至关重要;其次,我们很认真地编写了“详细介绍”,希望你可以认真阅读